和垃圾排泄物共處一室的小夥子,這十幾年究竟經歷瞭什麼?

08-03

近日有媒體報道,徐匯區的一位男青年長期與垃圾排泄物同住,屋內臭氣熏天,蟲害大量繁殖,嚴重影響瞭周圍居民的生活。

正值高溫酷暑,看到這條有 " 味道 " 的新聞,小編震驚之餘,內心不免產生疑問:25 歲的人生原本大有一番作為,究竟經歷瞭什麼小沈才會常年獨居一隅,活成瞭這般邋遢的模樣?

為瞭一探究竟,8 月 2 日上午,記者來到小沈的住處,嘗試與他進行面對面的溝通,以瞭解其內心的想法和訴求,但很遺憾,數次敲門後仍然沒有得到回應。

薛傢宅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周慧瓊告訴記者,遇到這樣的閉門羹並不是第一次。" 小沈每天就用兩頓外賣來填飽肚子,既不出門也不清理垃圾,全都堆在兩室一廳的屋裡已經齊腰高。樓裡有居民多次反映,夏天臭氣熏人,老鼠亂竄,實在苦不堪言。我們曾多次上門想幫他清理下垃圾,但他大都避而不見。"

來源:網絡(下同)

談起小沈的生活現狀,住在樓下的孫阿姨語氣裡滿是同情。" 我住在這裡有 30 多年,親眼見證瞭這個小孩的成長,他是真的很可憐。如果沒有當初的那場火災,他就可以無憂無慮地念書,快快樂樂地成長,但可惜遭遇瞭這場無法挽回的悲劇。"

孫阿姨口中的悲劇,或許可以解釋小沈常年把自己封閉起來的原因。據報道,2006 年 9 月 18 日深夜 11 點多,康健路 120 弄小區一戶人傢的門窗中突然竄出沖天火光,3 人不幸身亡,隻有一名全身燒傷面積達 50% 的男孩被送往醫院搶救。這個男孩就是小沈,在這場火災中,他失去瞭自己的父母和外婆。

消防官兵救出小沈後,將其送至瑞金醫院燒傷科搶救。對於小沈來說,身體上的疤痕可以痊愈,心靈上的創傷卻難以彌合。據孫阿姨介紹," 回來後小沈就一個人居住,他爺爺每周會來看一兩次,但小孩還是比較抗拒的。一開始請過一個住傢保姆照看,呆瞭一年多就離開瞭。之後他爺爺重病就沒什麼人過來瞭。這個小孩很聰明的,火災發生那年剛剛小升初,考上瞭上師大附中,事情出瞭以後就輟學瞭。一開始回來的時候還蠻好,白天會出去看看大爺們下圍棋,傢裡養瞭 8 隻貓和 1 條狗,但不知怎麼的,這些小寵物就病死瞭。後來他就不怎麼出門,我們也隻有聽到外賣的聲音才能確認他還在屋裡。"

周慧瓊告訴記者,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小沈,誰也不知道他的現狀如何,唯一的溝通方式僅靠伯伯在中間傳話。" 因為燒傷的緣故,小沈屋裡的空調常年開著,網絡也一直沒斷,但他的水電煤費常年拖欠,都是居委會這邊幫忙墊付的。每次有什麼問題,他會主動跟我們電話聯系,但我們上門他都是不予理睬的。昨天還是找來他的伯伯,做瞭兩個多小時的工作,我們才能進去把垃圾清運出來,並更換瞭馬桶和淋浴,但其間小沈始終躲在自己的臥室裡不出來。我們也就是匆匆的一眼瞥見,他頭發很長很長遮住瞭臉兩邊的疤痕,穿著一件長睡衣。以前有居民說他會在半夜出門,我們出於關心和擔憂,當時查看瞭附近的探頭發現他基本都是去便利店購買一些生活用品。"

東方心理研究院心理講師徐金堯對小沈的行為做出瞭解讀,"12 歲時親眼看見自己的父母和外婆因為傢庭矛盾慘死,自己也 50% 身體燒傷,好端端的一個傢就此消失,這對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小沈能夠堅持到現在實屬不易。他生活餐飲靠外賣,偶爾夜深人靜時會去便利店購買一下物品,網絡和手機是他與這個世界唯一的聯系,從心理上來說,他還沒有完全脫離現實社會,隻是部分行為習慣有一定的障礙。如果後期能夠接受有關心理機構的評估,創傷應激後遺癥視情況必要時給予藥物幹預矯正,結合心理支持,陪伴撫慰,一點一點走進小沈封閉的心靈,才能幫助他早日走出陰影,回歸社會。"

對於小沈的悲慘遭遇,網友惋惜的同時也質疑為何他兒時的意外傷害刺激沒能夠得到及時的處理和化解?對此,居委會和街道表示自己的工作也存在很大的障礙難以推進。事實上,火災發生後,街道第一時間將小沈送往醫院救治,幫其墊付瞭醫療治理費用並修繕瞭房屋。這些年街道的心理咨詢專傢多次上門溝通,但往往連小沈的面也見不著。

漕河涇街道社區服務辦主任華振傑告訴記者,因為小沈還有親屬存在,所以當年並沒有將其送至福利院或認定為孤兒,但他在 18 歲之前一直都享受孤兒的福利待遇,目前每個月低保一千元,加上各種節假日補助也有好幾千,這成為小沈唯一的經濟來源。" 之前聽到他伯伯透露小沈有找工作的意向,我們借此機會積極地和他溝通,但得知找工作需要跨出傢門,接受必要的入職體檢以及簡單的職業技能培訓後,小沈又采取瞭回避的態度。所以,目前我們開展工作遇到的一個難題就是,他不願意邁出門來跟你溝通,這樣心理輔導工作無法順利開展,我們也不能有效地幫他找到適合的工作。"

華振傑告訴記者,下一步街道、居委會隻能反復去跟傢屬溝通。" 隻有通過他們才能說服小沈接受相關的檢查。如果他的身體達到標準可以工作,我們會考慮他的需求和身體狀況來安排合適的崗位。以前相關補助通過現金發放時,我們還可以上門幫他清理垃圾,2016 年以後通過銀行卡發放,所有的事情小沈都可以在房內解決所以導致瞭現在的狀況。因此,街道和居委會經商討後決定,自下個月起,改回現金發放的形式,這樣可以爭取到上門溝通的機會,定期清運垃圾的同時也能跟小沈形成更多的交流。"

精彩圖片
文章評論 相關閱讀
© 2016 看看新聞 http://www.kankannews.cc/